江河水
  長篇小說杜衛東
  周新京著
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
  秦海濤賣了一個關子:“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,我只問你,那次和老爺子同行的是不是有一位美女?”
  趙達夫連連點頭:“是啊,那女人有傾國傾城之貌,莫非跟你聯繫的是她?你小子可真是艷福不淺啊!”
  秦海濤虛榮心得到很大滿足,用手指點著趙達夫轉移開話題:“我說吶,上次我找著你要工程,你給我的都是骨頭,死咬著煤化工基建這塊肥肉不放,敢情給老爺子留著吶!”
  趙達夫不好意思地一笑:“我哪知道呀,丁氏集團是委托你在內地收購建築公司,海濤,這回咱倆又綁一塊了。”
  秦海濤和趙達夫一擊掌:“精誠合作吧,老趙,老爺子要你怎麼幫我?”
  趙達夫仍如在雲里霧裡:“我正納悶吶,老爺子只跟我說材料在來人手裡,可以讓廖漢中失去話語權。”
  秦海濤打開旅行箱,拿出那些刊登煤精廣告的報紙和雜誌:“老趙,材料都在這吶,就是這些廣告,你自己看吧。”
  趙達夫看了半天沒看出名堂,他眨眨眼望著秦海濤問:“這不都是煤精的廣告嗎?琊山煤礦又不出這東西,你給我看這些有什麼用?”
  “給你普及一下煤精的基本知識,至少讓你知道煤精是一種寶石。”秦海濤拿出盧茜那個煤精鑰匙墜,“這塊煤精是廖漢中送給江河的,他是從哪弄來的?”
  趙達夫接過鑰匙墜仔細看了幾眼,說道:“這是前年七月方秋萍從香港帶回來的,當時帶回來有百十來塊,廖漢中說以後琊山煤礦領導層出差送禮就送這個,高端大氣上檔次,有助於提升企業形象。”
  “真是未雨綢繆啊!”秦海濤感嘆了一聲。趙達夫不解道:“海濤,你什麼意思?”秦海濤用手指著報紙上的廣告,神秘兮兮地說:“老趙,我要說這塊煤精和這些廣告之間有某種聯繫,你信不信?”趙達夫詭異地一笑:“海濤,那你可得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。”
  “好啊,我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。”秦海濤臉上絲毫沒有弔詭的神情,“老趙,剛纔你不是要我給你說清楚那筆款子的下落嗎,我說要是給你說清楚了恐怕就撞鬼了……”秦海濤說著拿起一張報紙揚了揚,“你看看,現在是不是撞鬼了?”趙達夫臉上露出極為吃驚的神色:“海濤,我聽你這話的意思,那筆款子是做了廣告上的這些煤精首飾了?這可真是撞鬼了!”
  秦海濤哼了一聲:“老趙,我要是告訴你,方秋萍還活著,是不是更撞鬼?”
  “什麼?方秋萍還活著!”趙達夫臉上的神情震驚之極,獃若木雞般地沉默了半晌才說,“海濤,方秋萍要是還活著,按照你剛纔的思路推斷,就是說她把那筆款子轉移到境外,註冊了這家名為大雅的珠寶公司,利用在國內早已鋪好的渠道,做起煤精方面的生意?天呀,這可真是太出人意料了!這娘們兒真是黑了心,要獨吞這一個多億啊!海濤,丁氏集團是不是已經掌握了這方面的情況,要不然他們為什麼讓你把這些材料給我?”秦海濤又一招手,讓趙達夫探過頭來,他俯在趙達夫的耳旁神秘兮兮的說:“你知道沉船後東江港上下盡人皆知的白衣女鬼是誰嗎?”
  “是誰?”
  “方秋萍!”
  “方秋萍?”趙達夫抽回身驚叫一聲,臉上的的五官全部錯了位:“真的,為什麼呀?”趙達夫吃驚的神態,讓秦海濤在心理上獲得了極大的滿足,丁薇薇向他和盤托出了運作煤精的內幕,並告訴了他白衣女鬼的謎底,這表明丁薇薇對他的信任遠遠高於趙達夫,於是又故作高深地說:“老趙,方秋萍那是因為良知未泯,吹葫蘆絲先行祭奠將死的亡靈和她與老廖即將終結的婚姻呀。丁氏集團掌握的情況肯定比我們多一些,但也不一定多很多,你分析一下,以方秋萍一己之力,能做成這麼大的事嗎?”趙達夫神情又是劇烈一變:“你的意思是說,老廖也摻和進來了?”
  秦海濤道:“老趙,你要是不看到這些廣告,你知道煤精是寶石嗎?”趙達夫搖搖頭:“這個我還真不知道,當初老廖說拿這個當禮品我還很不以為然。”
  秦海濤嘿嘿一笑:“老趙,我跟你說句心裡話,我是打心眼裡不希望老廖摻和進來,老廖要是摻和進來,可就真成了三國四方大混戰了,這筆款子將來拿起來就更燙手啦。”
  趙達夫點頭道:“我擔心的也是這個,不說別的,就說這三三分賬變成四四分賬,那兩口子也是拿大頭。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三十五))
創作者介紹

accessory

ulysjczc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